“翻转课堂”你们听说过没有?

“翻转课堂”?乍一听到这个名词,小编不禁望文生义,脑洞大开:把课堂翻转过来,是把桌椅都颠倒吗?还是说师生一起做游戏?难道是二次元,或是魔术秀?

        走进北京市一七一中学的“翻转课堂”,小编汗颜,原来这是一种新型教学方式,不是真的改变课堂布置,而是颠覆传统教学顺序:教师把部分知识提前录制成微课,供学生在线自学,有问题双方直接在线交流。回到课堂后,教师主要讲授知识难点和重点,注重与学生的互动和讨论。
        目前,很多学校在做“翻转课堂”的试点,虽然形式不同,但都倡导“以学生为本”、关注教师的创新和认同。市教委李奕副主任透露,今后骨干教师、学科带头人的评选,会关注教师多元的教育供给能力哦。What?小编卖个关子,先请你跟着听一堂项目展示课。
通过大数据掌握教学侧重点
        这堂初三化学课要讲授“混合体系中物质检测”知识,教师冯金萍一上来没有介绍常见气体和离子的检验方法,而是直接说起4道题目的正确率。原来,“检验方法”的基本知识,她已经通过微课提前让学生在家自学,微课更后布置了4道题,以此观察学生对知识的掌握情况。
        “第一题有90.63%的人选对,第二题只有一个同学答错,第三题63%的人选对,第四题有94.12%的人选对……”微课出的试题可以马上得出大数据,这让冯金萍的心里有了底,知道在课堂上对哪个知识小点要重点讲解,哪个学生没有掌握要重点关注,而这些,是普通课堂教学难以面面俱到观察的。“我们来思考一下,为什么每道题要那么选择。”
        一道一道讲完题,冯金萍让学生分成小组设计实验,她挨桌巡视,不时地拍下学生做实验的样子。3分钟后学生做完,开始回答老师的问题。在两个学生得出相反的结论后,冯金萍没有马上评判,而是叫起第三、第四个学生,让他们来判断同学在哪里犯了错。
        然后,冯金萍把刚才拍的实验场景照片投影到屏幕上,指出一个个错误之处,学生恍然大悟,明白了操作的问题所在。整堂课上,她讲知识的内容不算多,更多的是学生讨论、动手操作、发言,她不时地点拨,写下关键词。
学生的学习自控力明显增强
        一堂课上完,学生们的脸上露出轻松的表情。曹睿唯说虽然需要预习,但微课只有8分钟,不会太占用课余时间,而且预习时能和老师交流,减少了课堂压力。岳雨涵对“翻转课堂”的形式很喜欢,“老师上课不用再讲简单易懂的知识点,只须讲点难的和我们自学有困难的内容,节省了大家的时间。我们还可以线上评论微课和试题,老师一对一解答,很方便。”小编开玩笑地问她:“会不会利用自学时间,上网看其他新闻?”岳雨涵很认真地回答,“不会呀,‘翻转课堂’考验我们的自控力,家长也会在一旁督促,我不会趁机看其他东西分心的。”  传统的教学模式,是老师讲课,学生学习,课下学生继续消化吸收,但吸收程度难以全面迅速地反馈给老师。聪明的学生会对课堂讲的简单知识点不感兴趣,学习慢点的则听不懂稍难一些的内容,讲课节奏不好把控。
        冯金萍老师认为,“翻转课堂”把学生预习的效果马上反馈到教师这里,帮助教师更便捷地对学生进行个性化分析,探究他们在理解上的误区,课堂上能有针对性的讲解,“快的慢的可以拉平了。”她从去年开始采用这种教学形式,感觉学生明显增强了自觉性和课堂关注度,课堂效率提高了不少。
88%的学生认为微课能满足学习需求
        一七一中学教学副校长肖海云说,本校2010年就开始自主高效课堂研究,当时的“翻转课堂”仅仅停留在学与教的简单顺序调整上,不涉及线上调整。2014年,微课进入学校课堂,依然是尝试;2015年12月的几场雾霾导致停学,为了不停课,借助北京数字学校云平台开始做该项目,初高三教师成为首批微课的制作者。
       有的教师一开始连截屏都不会,有的大年三十还在打电话询问技术问题,还有的为了录好一节微课,修改近10次文稿,录制五六遍之多,目的是让不同层次的学生选择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和时间,变同步学习为异步学习。“从实施效果看,88%的学生认为观看微课视频能满足学习需求,85%认为微课学习收获很大,72%认为这种形式令其惊喜。”肖海云笑称是雾霾催生了“翻转课堂”。
       目前,借助北京数字学校云课堂开展混合式学习,已经成为一七一中学的教学常态。每周末,各个中考学科都会针对作业制作教学视频,传到云平台供学生在家观看。这种新颖的教学形式培养了学生的自学能力,让学生乐于接受,也促进教师学科综合能力的提升。
“翻转课堂”发挥出“互联网+教育”效用
        北京数字学校相关负责人表示,“翻转课堂”项目将信息技术有效融入教学实践中,让课堂教学从“讲授式”向适度融合“自主、合作、探究”等多样化教学方向发展,提升了学生驾驭信息技术开展自主学习的能力,进一步发挥出“互联网+教育”的效用。
       从学生角度看,“翻转课堂”为学生提供了更公平和易于获取的学习,学生可以利用技术,使学习效益更大化,每个个体都能获得均等化发展;从教师角度看,项目将促使教师为每一位学生提供更有效的教学。
       东城一七一中学是北京数字学校走进区县系列活动的第一站,既是市教委委托课题《基于数字学校的在线基本教育公共服务均等化模式的研究》课题组在东城区课题学校的一次学术会议,也是去年雾霾红色预警下北京数字学校支持区县和学校开展混合式学习探索的总结和深化。北京数字学校后续将继续开展“互联网+”和“教师走网”试点,组织走进区县系列研讨会,典型带动、点面结合,为更多学校提供支持服务和发展平台,让更多教师的智慧通过网络传播开来。
想当骨干教师 必须扩大广义服务面
     
       下面就是更关键的部分了,小编来揭开文章开头的谜底。
       市教委副主任李奕在当天的会上表示,通常大家对教育关注的是面对面的交流、是课堂、教材、学校,办人民满意的教育,就是培训合格教师,能把教材做经典,课堂教学开足开齐,保质保量做到位。但是,当今社会对孩子能力的需求,仅靠这些教育供给是不够的,这一轮教育深综改提到的10%课时要到课堂之外去上,目的就是要扩大广义的教育资源供给。
       随着办学条件和教师学历达标、课程开足开齐,传统的教育均等化基本部署到位,需要探索新的途径来丰富和改善优质教育资源的供给方式。雾霾期间的探索,让我们进一步反思教育供给的内容、方式、节奏和效果。
       李奕透露,下一步深化综合改革的整体推进,将会把教师的认同和创造性作为改革质量评价的指标之一。教师的继续教育和培训,将提供广义的继续教育课程供给。“主讲人不仅包括教育学院和师范大学的专家,还可以是特级教师和今天上课的老师。您来供给继续教育在线课程,教师自选,双向计分。”他形象地说,届时教师既是消费者,也是供给者,信息化或许将成为影响教师水平发挥的重要因素。
        到底什么样的是好老师?李奕认为,好老师标准既可以是岗位方面,也可以是学术水平方面。一直以来评职称主要是看发表的论文、上过的课,下一步可能要考察教师多元的教育供给能力,学生需要教师善于广泛吸收资源、通过消化整合再供给学生,而不是简单僵化地教教材。学科带头人、骨干教师、特级教师不应该只教好自己班的课,应该形成更多元化的基本公共服务,比如线上线下的广义教育供给与服务。
       更近中央出台关于人才制度改革的文件,体现在基础教育学校和教师身上,就是教育消费和供给方式的变化,是个人成长方式的变化。李奕指出,这些深刻变化,是对教师人力资源认识角度、开发管理方式的变化,每一个教师都会具有多重属性。下一步,会精细化划分教师的资源属性,结构化认定教师的能力。
       五中全会强调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其目标都是为了破解发展难题,厚植发展优势,在教育领域开展以提高教育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为重点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要适应新的数字化环境,灵活运用新技术手段,探索基于移动互联的基本公共教育服务,满足个性化需求,丰富和改善优质教育资源的供给方式,实现北京教育的绿色发展、低代价发展和高效发展,提高供给品质。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010-5845914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箱:sales@boshim.com
    supports@boshim.com